直到谎言与信仰都随风而去

【VJ番芋】梦的第一夜【永远的后日谈跑团记录 1-1】

从黑暗中醒来的你,想要活动身体,头却撞到了坚硬冰冷的金属

“……好冷!”

比起撞到额头的疼痛,额头撞到的金属异常冰冷,仿佛被灼伤似的……试着活动一下身体,手碰到的也是冰冷的墙壁

“手上沾上的触感……是冰墙吗?”

移动身体的同时,发现自己睡着的‘’床‘’竟然可以移动,头仰视着头顶斜上方的墙壁,你发现了一条细小的光缝。

看来那道细小的光缝就是出口。试着把“床”推推看说不定就可以从这个狭窄的地方出去了

【行为判定:从狭窄的空间中出去 9。成功】

双手扶着墙壁推动自己睡着的“床”,稍微一用力,床就整个被推出来了。没想到,这么容易就从里面出来。

从所谓的床上下来之后,你开始仔细观察这个困...

【番芋】黑天使和白恶魔

黑天使和白恶魔


天使的翅膀是白色的。但有一个天使,自他诞生的之日起,他的翅膀就是漆黑的。

恶魔的翅膀是黑色的。但有一个恶魔,自他诞生的之日起,他的翅膀就是洁白的。


黑色的天使和其他天使一样,都有一颗温柔的心。他背负着黑色的翅膀,去散播爱的恩典,然而却遭受到冷眼。

“天使的翅膀都是洁白的,黑色翅膀的恶魔滚开!”人们向黑天使扔着石头,驱赶想要帮助他们的天使,黑天使只好伤心的离开。尽管翅膀已经被石头弄的伤痕累累,黑天使也没有使用力量去伤害攻击他的人们。


白色的恶魔拥有洁白的翅膀,大家都深信相信他是天使。白恶魔拥有美貌和洁白的翅膀,人们被他的戏法迷惑,献上自己的面包和红酒。


“你是...

[动画番茄芋头][R-18]失乐园

http://weibo.com/5560470499/CegB90kCi?from=page_1005055560470499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#_rnd1440579061655


请到微博观看

[漫画番芋] Neo Universe

漫画第一话后。番茄芋头两个身体分开前提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网舞市的夜空被满布在夜空中直升机的螺旋桨声划破了平静,白色的
 光柱扫过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把星星的光芒都遮蔽的灯光让夜晚热闹非凡
 ,新闻节目今天也是兴高采烈的报导着捕捉“幻影”的头条。
    
    在这光影交错的热闹间,一个披着白色斗篷的身影悄声无息的降落到
 了众多屋顶的黑暗中。把屋檐和窗台作为跳点,巧妙的利用...

[动画番茄芋头]

37话后假设游斗没有消失,被番茄带回家前提


解开衬衣,游斗把上半身展示给游矢看。散布在37话后假设游斗没有消失,被番茄带回家的小脑补…身体各处的疤诉说着伤痛。

次元战争是真的。游斗用伤痕累累的身躯说明了这个事实。

游斗身上布满了斑驳的痕迹,游矢手背完整平滑的皮肤,和游斗因奔波和战斗晒黑的浅褐色皮肤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游矢把手从疤痕处移开,唇轻轻贴上,用吻替换了手掌。

游斗的胸膛因游矢意料之外的亲吻抖了一下。"我也失去了父亲。失去亲人的孤独用亲吻无法填补,但起码想让你肉体的伤痛消失。小时候被欺负得满身伤回家,洋子总是会这样亲我。"游矢笑着抬起头迎接游斗惊讶的目光。

游矢亲昵的...

【隼芋头/隼番茄?】海龟汤

“来玩海龟汤吧。”

黑咲隼的对手这么对他说。

“你来提问,我回答是、不是、与此无关。”


“我不需要答案,我只想知道你是或者不是游斗”

黑咲隼把对方的头撞在墙上,想一手撕开面具。

“你太心急了。你需要答案,而我会回答。很可惜,与此无关。”

无视对方的劝阻,隼撕开了面具。


一模一样的脸注视着他。


他把隼的手抓起,放到自己的脸上。从颧骨,鼻梁,嘴唇到面颊,柔软的触感没有吸引黑咲隼。隼把手从对方的束缚中甩开。


“好好确认一下吧。这样你无论从物理上还是从生理上都能知道,这是谁了。”

他的手环上黑咲的腰,缩小了两人的距离。...

咸猪手好!

狩獵寧玥:

「娛樂決鬥嘛,最緊要——…呃!」
「榊遊矢,怎麼了?我太帥了你無話可說了嗎?」
「……澤渡。」…你手放哪裡!!!

給 @fake ,faith ,fade 粥子桑的生賀。
本來打算畫牽手,但打草稿時手一下子伸過去了(。)覺得可以有就沒有改了(((

某人与“某人”的故事

一月一日出生的日向创,是出生起就被祝福的孩子。


仿佛全世界的欢乐都为了庆祝他的诞生,绚烂的烟火,美味的食物,豪华的衣装,赞美的话语。

从诞生的开始,就伴随着希望。就算被希望之峰学院轻易地剥夺了希望,日向创也是那么的深爱着希望。

“如果能够再一次出生就好了”。日向创头脑中某处响起了恶魔的低语。日向最后看到的黑暗里伸出了一双手,“让我来给你再一次重生吧,不管是才能也好,希望也好”。


各种断续的语句从日向混沌的梦境中反复无常的跳动着,日向创的脑海里梦见了自己的出生,自己第一次抬起头仰望希望之峰的校门,自己推开教室门走进教室,梦境从走入课室时破碎出一个黑色的缺口...